兴宁“村鸭”如何游向珠三角?

不久前,永和镇政府旁的居民不太明白:镇政府怎么每天都有六七个戴草帽的人出入

很快,有人在人群中认出了何海波,他是永和镇政府新农办的一名干部,对全镇发展优势与困境了然于胸,而在他的身边的“生面孔”,因常与他一起走村入户,谈论乡村话题,也逐渐为大家熟知。永和镇政府附近一位居民如是总结:“他们是省里派来的,是来帮我们的。”

近日,广东省帮扶机制推陈出新,由原来的脱贫攻坚驻村扶村机制转为乡村振兴驻镇帮镇扶村工作机制。这些新鲜的面孔,正是由广东省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以下简称“省地方志办”)和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广东省分公司(以下简称“广东联通”)组成的驻梅州兴宁市永和镇帮镇扶村工作队。

兴宁“村鸭”如何游向珠三角?

寻村情、找问题、谋对策、制规划。自6月30日入驻永和以来,工作队就马不停蹄地展开地毯式的调研,与镇、村干部座谈,走访脱贫不稳定户,为产业“把脉”,向专家团队取经……一个多月来,他们的足迹遍布了永和镇25个行政村(社区),按照工作队的设想,在未来的三年里,不但要接好脱贫攻坚“接力棒”,进一步巩固脱贫成果,还要在乡村振兴的征程上,埋下一颗新的种子。

从“调研员”转为“指导员”,队伍中半数人有扶贫经验

6月30日,工作队正式进驻永和镇,从那时起,镇政府附近的居民常常看到戴草帽进出的人。

永和镇位于梅州兴宁市东部,距市区8公里,205国道、梅河高速、兴畲高速、东环大道贯穿其中,交通便利,地理位置相对优越。永和镇原有四个省定贫困村,经过上几轮的脱贫攻坚,2019年底,该镇建档立卡贫困户697户1342人全部实现脱贫,脱贫率100%。

虽然已经脱贫,但永和镇综合实力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提升脱贫攻坚成果水平,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成为了该镇当前的重要任务。


从扶贫到乡村振兴,在这个过渡期,工作队又该怎么干?

梁晓君是省地方志办四级调研员,也是工作队的队长,一个多月来,她一直带领着队员走在永和的巷尾田间,并多次和永和镇党委书记曾波讨论发展计划。在她看来,在乡村振兴驻镇帮镇扶村工作前期,工作队要当好联络员和调研员。“就是要充分了解村情、镇情,持续巩固好原有的脱贫成果,寻找能发展壮大的富民产业。”

对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工作队信心满满。这支目前由六人组成的队伍里,半数人有扶贫经验。

冯育平是广东联通党群工作部处长,在兴宁有多年的基层工作经验,作为梅州本地人,他易与当地村民沟通。省地方志办一级主任科员,85后奶爸黄佩德和广东联通的90后员工黄望平虽年纪轻轻,但扶贫经验不少,有厚实的基层工作经验。

不过,三位“老手”不约而同地指出,扶贫工作和乡村振兴驻镇帮镇扶村工作是有区别的,其中一个很大的不同是帮扶方式的改变。

兴宁“村鸭”如何游向珠三角?

工作队调研大成村的湖鸭养殖产业。

“以前我参与的精准扶贫,是点对点的帮扶,现在是组团式结对帮扶。”冯育平说,队员中除了省地方志办和广东联通派出的骨干,还有省农行派出的金融助理,省科技厅派出的科技特派员,这种“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科研力量”组团结对帮扶模式,可以充分发挥各单位、企业的平台优势。

“我们是一支严肃又活泼的队伍,磨合得很好。”在梁晓君看来,工作队由不同的单位组成,队员不同的专业背景让工作队看待问题时,更为全面均衡,且队员里有60后、70后、80后乃至90后,具有一定的年龄结构优势。


除了冯育平和黄望平,工作队还有两位能讲本地话的队员,这使工作队更易与当地百姓深入交流,了解实际情况。梅州联通政企BG(专业系列二级技术总监)刘远标和广东省农行派驻的金融助理陈龙泉,均为梅州本地人,他们希望凭借驻镇帮镇扶村的东风,回馈哺育自己的故土。

从村子里调研回来,把草帽摘下,并不预示着一天工作的结束。工作队回到镇政府后,队员们围坐在桌前,拿出笔记本汇报走访村子的情况,梳理该村存在的问题,提出初步的意见与建议,各村村情、困境与相关建议最后编入工作队调研日志。

“接下来,我们也要尽快转为指导员、监督员和宣传员,与镇村干部形成合力,助力振兴,坚决守住不发生规模性返贫致贫的底线,让脱贫基础更加稳固、成效更加有效。”对于长期的工作计划,梁晓君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为龙头产业“把脉”,帮“村鸭”游向珠三角

“我们来就是为了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是工作队员们对自己常说的一句话。

8月11日,梁晓君带领工作队来到永和镇大成村,这次他们将对该村的特色养殖产业“把脉”。

位于大成村的勤丰生态种养有限公司,是一家特色养殖企业,利用低洼地种植莲藕,在莲藕塘里养鱼养湖鸭。近年来,在老板张文东夫妇的悉心打理下,公司已有不小规模,逐渐成为了村里的龙头产业。

据张文东介绍,目前公司基地种有500多亩莲藕,养殖湖鸭一大批,年产湖鸭种苗20多万只,始终坚持产销一条龙服务,产品主要销往兴宁各大酒店、饭店、农庄,供不应求。

兴宁“村鸭”如何游向珠三角?

老板张文东的养鸭基地。

然而,对于这样的较为成熟的产业,梁晓君带领工作队在多次调研后,很快发现了问题:没有响亮的品牌,产品附加值过低。

“发展势头还是不错的,老板也踏实肯干,但还可以发展壮大。”梁晓君表示,目前该产业主要集中在生产阶段,面临着管理人手不足,产业链不长,产品附加值不高等困境。“这样高质量的产品,如果能打造出一个品牌,走出兴宁市,对村子的带动作用是很大的。”

“简单来说,就是如何让兴宁的鸭子‘游’到珠三角市场上!”

工作队调研后还发现,项目带头人、当地村民思想不够解放,对新的种植、运营模式接受度不高,这也是制约产业发展壮大的一大因素。“这需要我们工作队做好示范项目,取得当地百姓的信任。”梁晓君说。

产业薄弱、农产品附加值低,勤丰生态种养有限公司的困境反映出了永和镇的发展问题。工作队走访蓝排村发现,该村的加工制造业因未能形成品牌和产业链,经济效益较低,现已逐渐萎缩,目前外流人口较多。

“总体上来说,永和镇的经济仍以第一产业为主,眼下未形成成熟的产业链,农产品附加值低,同时也应该注意到镇子的另一大短板是劳动力的流失。”梁晓君说。

兴宁“村鸭”如何游向珠三角?

湖鸭。

兴宁“村鸭”如何游向珠三角?

张文东正在为鸭群投喂饲料。

“人口减少更意味着劳动力的外流,缺乏劳动力,地方产业的发展就会有比较大的阻力。还需要注意的是,村庄的空心化,劳动力的外流,会减少村集体收入,加剧农田撂荒。”冯育平说。根据他们的调研,永和镇多个村子空心化现象较严重,如新寨村、林场村户籍人口分别约1200人、1400人,但常住人口少,各约200人、300人。

调研一个多月来,驻永和镇帮镇扶村工作队认为,各村存在着劳动力外流、村子空心化、产品附加值低、产业基础薄弱、农田撂荒等共性问题,但由于各村地理环境、交通状况的差异,不同村子的发展程度不相同,又存在各自的困境。

“永和镇内部发展不均衡,西南部地势平坦,人口较为密集,发展情况优于其他地方,如何均衡镇内各村的发展,值得思考。”冯育平翻出手机上的永和镇行政地图,在上面来回比划。

种下一颗种子,让它生根发芽

在梁晓君红色办公桌上,铺满了高高低低叠起来的文件,这些文件多是村情报告、乡村振兴等相关材料。

“镇村问题的解决不能一蹴而就,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梁晓君说,今年是乡村振兴驻镇帮镇扶村的开局之年,作为第一批工作队,他们要在前一轮成果的基础上,种下一颗振兴的种子,让它生根发芽。

工作队仍在不断地走访调研中,但在他们的工作日志中,已有解决现存问题的大体思路。

如,就产业薄弱、劳动力流失等问题,工作队建议,企业应提高产品质量,改进生产技术,采用先进的营销模式,将产品的经济价值最大化,提高产品附加值,推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促进劳动力回流,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最大化;就农田撂荒问题,工作队认为,应发挥村委、乡贤、党员先锋模范带头作用,凝聚群众力量,做好荒废农田复耕。

兴宁“村鸭”如何游向珠三角?

村民正在为小龙虾投喂饲料。

“为促进镇村问题的解决,工作队将在因地制宜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帮扶单位的禀赋特色。”梁晓君说。

“产业做大做强需要资金,工作队能提供吗?”工作队走访永星村小龙虾养殖基地时,养殖基地负责人李卫东不停地捋小龙虾青白色的肚子问。

“没问题。”省农行金融助理陈龙泉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除了资金支持,驻镇帮镇扶村工作队也积极与高校专家合作,为产业提供技术指导。

兴宁“村鸭”如何游向珠三角?

工作队在永星村调研小龙虾养殖产业。

根据自身的禀赋特色和当地实际需求,省地方志办、广东联通分别提出“红色永和”与“数字永和”的概念。

“有些村子红色文化资源多,但是没能充分利用起来,湖尾村就是一例典型。”梁晓君说,湖尾村是第一届中共兴宁县委、兴宁第一个乡苏维埃政府、兴宁第一支革命武装建立所在地,具有良好的红色基因,但原址因年久失修而破落。

梁晓君指出,结合乡村规划布局、当地资源禀赋,及群众实际需求,省地方志办可发挥地方志系统在挖掘红色资源、助力文化振兴方面的资源优势,帮助永和镇打造红色名片,推动当地红色旅游资源镇村经济发展。

刘远标也表示,接下来将依托广东联通信息化禀赋特色,在永和打造“数字乡村”试点,推动基层治理、党建引领向数字化转型,实现“数字永和”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对于未来三年的工作,队员们保持乐观的态度,却也不低估工作的难度。他们有的是本地人,想借此回馈养育自己的水土,丰富自己的阅历,有的本地话还不会讲,却说“此心安处是吾乡”。

但他们所有人都认定,自己投入到了一项伟大的事业中。

驻镇手记

家人虽远 朋友常在

去永和镇采访的第一天,便下了雨。摄影师担心外景拍摄有困难,想方设法做备案。我问工作队:“下雨耽误你们工作吗?”

黄佩德听了哈哈一笑,说:“有时候,我们出门工作就下雨,我们收工,雨也收工。”摄影师听了心里发怵。

黄佩德是85后奶爸,书桌上放着五本育儿大全,夜间回宿舍接到妻儿的视频电话,声音从洪亮变得低柔,先问候妻子,再讨好儿子。

和黄佩德类似,队长梁晓君有两个女儿,她说对孩子,自己是愧疚的。“不过,参与乡村振兴,我能实现自我价值,也能为国家发展贡献一份绵薄之力。功成不必在我,但功成必定有我嘛!”梁晓君说。

相比黄佩德、梁晓君,陈龙泉更像是一个“自由人”——孩子在读大学,妻子常常出差不在家。陈龙泉总是笑着,两个酒窝像小石子刚刚投入水里激出的涟漪,他说自己在兴宁长大,现在也是时候回馈家乡了。他顿了顿,笑着补充道:“在办公室里坐了几十年,也想出来换换新鲜空气。”

刘远标听了“换换新鲜空气”,点头表示赞同。作为梅州联通政企BG,他认为家乡的乡村治理可以依托联通的信息化禀赋特色,整合资源,齐抓共帮,让老百姓查询更快捷,办事更便捷。

一天忙碌后,队友常围桌坐下,泡一壶茶,抓一把花生,你一言我一语,从天南聊到海北,很快就成了朋友。冯育平最能聊,从村子问题、时政新闻到网络热播剧、娱乐圈八卦,他都能侃侃而谈。

宿舍走廊尽头的房里摆着一张乒乓球桌,队员们有时会来“对决”。即使球技水平参差不齐,队员还是挨个上场,打得不亦乐乎,乒乓球乒乓作响。有时声响来自黄佩德的指尖,那是他在拨动吉他的琴弦,黄望平时不时会跟着节奏哼起歌。

我问工作队员是否想起了大学的宿舍生活。冯育平脱口而出:“Yesterday once more.”浓浓的中式口音在空气里扩散;陈龙泉则感慨,几十年前的事仿佛还在昨天。

黄佩德一曲终罢,队员们往意犹未尽。

【见习记者】张晋

【记者】朱红鲜 张柳青

【摄影】金镝

【剪辑】王俊

关注宁江网
关注宁江网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宁江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xnbdb.com/22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0条)

点击加载更多

联系我们

QQ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稿:7070323@qq.com

关注宁江网